www.649.net

当前位置:www.649.net > www.649.net > 李泽钜谈长和系投资逻辑:要看毛利质素

李泽钜谈长和系投资逻辑:要看毛利质素

来源:http://www.messe-taiwan.com 作者:www.649.net 时间:2019-09-03 13:38

图片 1

业绩会直击 | 李泽钜谈长和系投资逻辑:要看盈利质素来自观点地产新媒体的原创专栏

观点地产网今天香港新闻界的一大盛事可能就是去排“长和系”业绩会的队。

“现在外面有些时候风大浪大,盈利的质素可能更加重要。”过去一年,全球商业环境并不明朗,长和系的全球化投资也不总是一帆风顺。

尽管就像之前承诺的一样,退休了的李嘉诚并没有出现。但不少人其实是奔着李泽钜来的,在他接管父亲的商业帝国这一年内,发生了很多重要事情,市场都想了解长和系在新掌门人的带领下,秉承着一种什么风格?

图片 2

以及,李泽钜本人究竟在想什么?

观点地产网 今天香港新闻界的一大盛事可能就是去排“长和系”业绩会的队。

“我想告诉你的是没有什么变化……我也不会写文学小说。”现年54岁的李泽钜,其实不太愿意回答,媒体有关接手一年自己有何心路历程的问题。无奈现场的提问太踊跃。

尽管就像之前承诺的一样,退休了的李嘉诚并没有出现。但不少人其实是奔着李泽钜来的,在他接管父亲的商业帝国这一年内,发生了很多重要事情,市场都想了解长和系$长和$ 在新掌门人的带领下,秉承着一种什么风格?

“我在长江三十多年了,做总经理可能过了二十年了。”自1985年起就进入长和系工作,李泽钜至今对一切都已经十分熟悉。“我仅仅是转了一个头衔而已。”

以及,李泽钜本人究竟在想什么?

李泽钜表示,有关接班的问题自己就说到这里。只因话题已经被提起太多次,他还是想让大家多谈一谈营运数字,关注一下长和在去年具体做的事情。

“我想告诉你的是没有什么变化……我也不会写文学小说。”现年54岁的李泽钜,其实不太愿意回答,媒体有关接手一年自己有何心路历程的问题。无奈现场的提问太踊跃。

不通过买卖体现价值

“我在长江三十多年了,做总经理可能过了二十年了。”自1985年起就进入长和系工作,李泽钜至今对一切都已经十分熟悉。“我仅仅是转了一个头衔而已。”

长和系是一家国际性的投资集团,2018年它在世界各地达成了多笔投资,亦有失败的。

李泽钜表示,有关接班的问题自己就说到这里。只因话题已经被提起太多次,他还是想让大家多谈一谈营运数字,关注一下长和在去年具体做的事情。

去年11月,长江实业联合长和、长江基建与电能实业,对澳洲天然气管道营运商APA Group的收购最终宣告失败。

不通过买卖体现价值

长和系多年前就开始在澳大利亚展开基础设施收购。本来如果收购APA成功,长江基建在澳洲天然气管道市场的份额将从15.2%增加至59.8%。

长和系是一家国际性的投资集团,2018年它在世界各地达成了多笔投资,亦有失败的。

但这次失败并没有阻碍长和系在全球的投资步伐,机会多的是。“公司刚刚在意大利谈成功一个。”李泽钜说,“意大利很欢迎我们。”李泽钜指的是,长和不久前完成的对意大利主流电讯公司Wind Tre的全面收购。

去年11月,长江实业联合长和、长江基建与电能实业,对澳洲天然气管道营运商APA Group的收购最终宣告失败。

另一方面,针对最近有关淡马锡正考虑向包括腾讯和阿里在内的财团,出让其持有的屈臣氏10%股份,而这部分股份售价将达30亿美元。市场想知道手执屈臣氏75%股权的长和,是否有考虑进行部分出售,来换取即时的价值体现。

长和系多年前就开始在澳大利亚展开基础设施收购。本来如果收购APA成功,长江基建在澳洲天然气管道市场的份额将从15.2%增加至59.8%。

“我们没有想过这件事。”李泽钜笑道,因为屈臣氏是有很大价值的,毕竟屈臣氏已经成为首屈一指的化妆品巨擘,“无论经济好坏,化妆品总是一定需要的……”

但这次失败并没有阻碍长和系在全球的投资步伐,机会多的是。“公司刚刚在意大利谈成功一个。”李泽钜说,“意大利很欢迎我们。”李泽钜指的是,长和不久前完成的对意大利主流电讯公司Wind Tre的全面收购。

“但它有价值,它很值钱,我们也不一定要卖出去的。”长实副董事总经理甘庆林附和,即亦不需要通过买卖去体现它的价值。

另一方面,针对最近有关淡马锡正考虑向包括腾讯和阿里在内的财团,出让其持有的屈臣氏10%股份,而这部分股份售价将达30亿美元。市场想知道手执屈臣氏75%股权的长和,是否有考虑进行部分出售,来换取即时的价值体现。

屈臣氏在过去两年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例如上线了“莴笋”在线购物、对官网进行升级改造,新增“屈臣氏健康”“全球购”和“会员区”新板块。另一边,则开始与小米、饿了么、永辉、腾讯及网易严选合作,对线上线下渠道作出调整。

“我们没有想过这件事。”李泽钜笑道,因为屈臣氏是有很大价值的,毕竟屈臣氏已经成为首屈一指的化妆品巨擘,“无论经济好坏,化妆品总是一定需要的……”

目前,这些工作已经有了成效。“你看到我们的合作方式,就像香港的Alipay,就是我们屈臣氏的客源。”甘庆林说。

“但它有价值,它很值钱,我们也不一定要卖出去的。”长实联席董事总经理霍建宁附和,即亦不需要通过买卖去体现它的价值。

而在屈臣氏之外,长和系去年和很多科技巨头组建了合作联盟。“现在我们和国内如阿里巴巴、小米、美图等公司合作。他们有他们的技术,我们就是用他们的产品,能够帮助他发扬光大,然后大家达到互利。”对李泽钜来说,合作是“一家便宜两家占”的好事。

屈臣氏在过去两年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例如上线了“莴笋”在线购物、对官网进行升级改造,新增“屈臣氏健康”“全球购”和“会员区”新板块。另一边,则开始与小米、饿了么、永辉、腾讯及网易严选合作,对线上线下渠道作出调整。

至于屈臣氏是否会上市。李泽钜就表示,自己不能在记者招待会上说一件还未经讨论和决定的事,但是公司亦不会抹杀任何可能性。“只是现在暂时这五分钟我们不会有一个决定,我只能这么说,这也是长江的优良传统。”

目前,这些工作已经有了成效。“你看到我们的合作方式,就像香港的Alipay,就是我们屈臣氏的客源。”霍建宁说。

投资要看盈利质素

而在屈臣氏之外,长和系去年和很多科技巨头组建了合作联盟。“现在我们和国内如阿里巴巴、小米、美图等公司合作。他们有他们的技术,我们就是用他们的产品,能够帮助他发扬光大,然后大家达到互利。”对李泽钜来说,合作是“一家便宜两家占”的好事。

当然,一直以来长和系的布局都是思虑长远,安排周详有节奏的。

至于屈臣氏是否会上市。李泽钜就表示,自己不能在记者招待会上说一件还未经讨论和决定的事,但是公司亦不会抹杀任何可能性。“只是现在暂时这五分钟我们不会有一个决定,我只能这么说,这也是长江的优良传统。”

以致于,长实集团在去年下旬至今,集中推动了多个在香港的地产项目,包括重建红磡双子酒店海韵轩、海湾轩为商厦,重建和记大厦,申请粉岭古洞北项目增建,及元朗丰乐围项目成功获批图纸等。这是前几年没有做到的。

投资要看盈利质素

这为外界带来一份惊喜,同时有一份讶异。“这些项目有的也推进了几年,只是刚好这个时候做好,就是这么简单。”李泽钜让台下媒体不必过多发挥想象力。

当然,一直以来长和系的布局都是思虑长远,安排周详有节奏的。

但有声音提出,为何长实旗下位于香港的酒店如此赚钱,为何还是要去重建?这种声音的数据支持是,长实集团去年酒店及服务套房业务收入达到港币51.52亿元,祛除物业折旧的影响,剩下的利润有19.24亿港元。

以致于,长实集团在去年下旬至今,集中推动了多个在香港的地产项目,包括重建红磡双子酒店海韵轩、海湾轩为商厦,重建和记大厦,申请粉岭古洞北项目增建,及元朗丰乐围项目成功获批图纸等。这是前几年没有做到的。

19.24亿港元利润中,100%都来自位于香港的酒店物业。至于该公司在内地和海外的酒店都处于亏损状态。而仅凭香港酒店的影响,长实2018年以已落成酒店及服务套房物业于年终结算日的账面值计算,年收益率达到惊人的23.3%。

这为外界带来一份惊喜,同时有一份讶异。“这些项目有的也推进了几年,只是刚好这个时候做好,就是这么简单。”李泽钜让台下媒体不必过多发挥想象力。

李泽钜就解释,“数”不是这样算的。他介绍,集团目前在香港大概有15000间酒店套房。但因为酒店按照会计准则是没有“物业重估”的,反而是每年会做折旧的。

但有声音提出,为何长实旗下位于香港的酒店如此赚钱,为何还是要去重建?这种声音的数据支持是,长实集团去年酒店及服务套房业务收入达到港币51.52亿元,祛除物业折旧的影响,剩下的利润有19.24亿港元。

“所以现在,长实每间酒店每平方呎的价值大概是1000多港元而已,包括我们那些最漂亮的酒店,全部都是1000多港元/平方呎。”李泽钜表示,大家可以算算,如果可以重新估值,就会有很多附加值出来。

19.24亿港元利润中,100%都来自位于香港的酒店物业。至于该公司在內地和海外的酒店都处于亏损状态。而仅凭香港酒店的影响,长实2018年以已落成酒店及服务套房物业于年终结算日的账面值计算,年收益率达到惊人的23.3%。

“因为它的会计准则是要将酒店的折旧扣在成本中,我们的资产每年在继续减值。”所以随着每年租金的上升,酒店的年收益率才会达到如此高的水平。

李泽钜就解释,“数”不是这样算的。他介绍,集团目前在香港大概有15000间酒店套房。但因为酒店按照会计准则是没有“物业重估”的,反而是每年会做折旧的。

“任何一家酒店拿出去卖也好,重建也好……如果按10000多港元/平方呎(意思即按现在商厦的租金)计算,它的价值会有90%转变为盈利。”李泽钜称。而且,将酒店改建成甲级写字楼,毫无疑问会更赚钱。

“所以现在,长实每间酒店每平方呎的价值大概是1000多港元而已,包括我们那些最漂亮的酒店,全部都是1000多港元/平方呎。”李泽钜表示,大家可以算算,如果可以重新估值,就会有很多附加值出来。

这同样也体现李泽钜对“盈利质素”的追求。他强调长和的运营策略一定没有改变。“我们‘发展中不忘稳健,稳健中不忘发展’的优良传统一定不会有改变的。”

“因为它的会计准则是要将酒店的折旧扣在成本中,我们的资产每年在继续减值。”所以随着每年租金的上升,酒店的年收益率才会达到如此高的水平。

具体而言,长和仍努力地在为公司的资产增值,为股东的投资增值。而增值中,要么是盈利提高,要么是使得盈利的质素改善。

“任何一家酒店拿出去卖也好,重建也好……如果按10000多港元/平方呎(意思即按现在商厦的租金)计算,它的价值会有90%转变为盈利。”李泽钜称。而且,将酒店改建成甲级写字楼,毫无疑问会更赚钱。

李泽钜表示,影响长和系盈利质素的因素不外乎有几种:一是geography diversity(布局多样性,即全球化布局),二是industry diversity(产业多样性,即业务多元化),三是这个行业是否可持续。

这同样也体现李泽钜对“盈利质素”的追求。他强调长和的运营策略一定没有改变。“我们‘发展中不忘稳健,稳健中不忘发展’的优良传统一定不会有改变的。”

“而地产行业是乐观的,我们会继续做。”李泽钜认为,过去有些人总是盯着集团在香港投资的多与少,其实有失偏颇,“我们有时多一些,有时少一些。”但是最重要的还是要抓紧盈利的质素。

具体而言,长和仍努力地在为公司的资产增值,为股东的投资增值。而增值中,要么是盈利提高,要么是使得盈利的质素改善。

言下之意,或是反驳过去很长一段时间,流行于市面的,有关李氏家族“逃离香港”的言论。

李泽钜表示,影响长和系盈利质素的因素不外乎有几种:一是geography diversity(布局多样性,即全球化布局),二是industry diversity(产业多样性,即业务多元化),三是这个行业是否可持续。

“现在外面有些时候风大浪大,盈利的质素可能更加重要。”过去一年,全球商业环境并不明朗,长和系的全球化投资也不总是一帆风顺。

“而地产行业是乐观的,我们会继续做。”李泽钜认为,过去有些人总是盯着集团在香港投资的多与少,其实有失偏颇,“我们有时多一些,有时少一些。”但是最重要的还是要抓紧盈利的质素。

但这并未影响李泽钜对公司盈利能力的信心。

言下之意,或是反驳过去很长一段时间,流行于市面的,有关李氏家族“逃离香港”的言论。

“我个人觉得挑战是好事,我们的工作就是应付这类事情的。”

“现在外面有些时候风大浪大,盈利的质素可能更加重要。”过去一年,全球商业环境并不明朗,长和系的全球化投资也不总是一帆风顺。

以下为长江实业集团有限公司2018年度业绩发布会问答实录:

但这并未影响李泽钜对公司盈利能力的信心。

现场提问:集团的策略方向是否有所改变?

“我个人觉得挑战是好事,我们的工作就是应付这类事情的。”

李泽钜:策略一定没有改变。我在长江三十多年了,做总经理也快二十年了,可能过了二十年了,我们的“发展不忘稳建,稳健不忘发展”的优良传统一定不会有改变的。我们努力地在未来为资产增值,为股东的投资增值。实现增值要么是盈利提高,要么是使得盈利的质素改善。现在外面有些时候风大浪大,盈利的质素可能更加重要。现在两个方面我们都会努力做好。

以下为长江实业集团有限公司2018年度业绩发布会问答实录:

现场提问:长实以3000万的资金买合和实业股份,背后的目的是什么?

现场提问:集团的策略方向是否有所改变?

李泽钜:这个只是一个很小的个人投资,甚至小到不会有任何影响。

李泽钜:策略一定没有改变。我在长江三十多年了,做总经理也快二十年了,可能过了二十年了,我们的“发展不忘稳建,稳健不忘发展”的优良传统一定不会有改变的。我们努力地在未来为资产增值,为股东的投资增值。实现增值要么是盈利提高,要么是使得盈利的质素改善。现在外面有些时候风大浪大,盈利的质素可能更加重要。现在两个方面我们都会努力做好。

现场提问:今年的销售目标是多少?香港的销售物业多是外缘,未来的投地和卖楼策略如何?同时,如何看香港楼市的前景?今年的楼市情况如何?

现场提问:长实以3000万的资金买合和实业股份,背后的目的是什么?

李泽钜:我试着合起来答,因为香港楼市是比较难看清的。一边来说,香港人的住房需要一定会存在,供应也不是很多。但同时未来一年,外围因素的变化,无论是政治、经济还是全球的东西,有很多很难预计的因素,没有人有一个百分之百的水晶球。有些是香港以外的因素可以影响到香港的经济、利息、就业,就业也是一定影响楼市的东西。所以我想我不可以回答未来的前景,只能说跟随长江一向的宗旨,就是一定会发展,但同时也是很保守的。地产是我们的老本行,一定会继续努力在这方面,不过也同样看重我们的盈利质素。

李泽钜:这个只是一个很小的个人投资,甚至小到不会有任何影响。

现场提问:市场有说长实的资产估值偏低,原因是什么?另外,目前有些国家采取新的会计准则入账,使得盈利下跌,长实有没有这方面的影响?

现场提问:今年的销售目标是多少?香港的销售物业多是外缘,未来的投地和卖楼策略如何?同时,如何看香港楼市的前景?今年的楼市情况如何?

李泽钜:入账盈利没有下跌。这个问题请会计方面的同事文先生回答一下。

李泽钜:我试着合起来答,因为香港楼市是比较难看清的。一边来说,香港人的住房需要一定会存在,供应也不是很多。但同时未来一年,外围因素的变化,无论是政治、经济还是全球的东西,有很多很难预计的因素,没有人有一个百分之百的水晶球。有些是香港以外的因素可以影响到香港的经济、利息、就业,就业也是一定影响楼市的东西。所以我想我不可以回答未来的前景,只能说跟随长江一向的宗旨,就是一定会发展,但同时也是很保守的。地产是我们的老本行,一定会继续努力在这方面,不过也同样看重我们的盈利质素。

文先生:新的会计准则基本上就是要求地产交楼先入账,在生效之前我们已经在做了,所以2018年对我们来说没什么影响。

现场提问:市场有说长实的资产估值偏低,原因是什么?另外,目前有些国家采取新的会计准则入账,使得盈利下跌,长实有没有这方面的影响?

李泽钜:就是我们已经跟进了最新的会计准则。关于估值,其实我们投资物业估值这么多年都是偏向于保守的,这也是我们的传统,但是外面的机构也会再独立估计的,应该外面的人估计的会比我们的估值高一些。但是其实最大估值偏低不是投资物业,而是酒店。如果有留意,我们现在在香港大概有15000间房左右。因为酒店按照会计准则是没有重估的,反而调转头是每年以物业做折旧,所以现在在长实,酒店每平方呎是1000来港元而已,现在数以万计的酒店,包括我们那些最漂亮的海景房,全部都是1000来港元/平方。15000间房左右,大家可以算算,如果重新估值,就会有很多公允值变动出来,但是现在没有做,因为会计准则是不需要做的。

李泽钜:入账盈利没有下跌。这个问题请会计方面的同事文先生回答一下。

现场提问:现在大湾区很火热,是否考虑在大湾区有些资产投资?

文先生:新的会计准则基本上就是要求地产交楼先入账,在生效之前我们已经在做了,所以2018年对我们来说没什么影响。

李泽钜:内地增长较缓,但是也是很可观的增长了,GDP都有6%以上的增长了。大湾区我们一定有兴趣,但是我们已经做了很多,地产在里面,食物在里面,屈臣氏在里面。石油我们也做了很大的投资,现在在南海的天然气已经在做。投资一直在继续,新的肯定会看,不过当然会逐个项目去看。

李泽钜:就是我们已经跟进了最新的会计准则。关于估值,其实我们投资物业估值这么多年都是偏向于保守的,这也是我们的传统,但是外面的机构也会再独立估计的,应该外面的人估计的会比我们的估值高一些。但是其实最大估值偏低不是投资物业,而是酒店。如果有留意,我们现在在香港大概有15000间房左右。因为酒店按照会计准则是没有重估的,反而调转头是每年以物业做折旧,所以现在在长实,酒店每平方呎是1000来港元而已,现在数以万计的酒店,包括我们那些最漂亮的海景房,全部都是1000来港元/平方。15000间房左右,大家可以算算,如果重新估值,就会有很多公允值变动出来,但是现在没有做,因为会计准则是不需要做的。

现场提问:刚刚说到阿里巴巴和腾讯好像有意收购一点股份,是否可以透露一下详情?

现场提问:现在大湾区很火热,是否考虑在大湾区有些资产投资?

李泽钜:传闻我就很难评论,唯一一个可以补充的是,在长江和记有很多宝贝,其他股东未必知道它的价值。

李泽钜:内地增长较缓,但是也是很可观的增长了,GDP都有6%以上的增长了。大湾区我们一定有兴趣,但是我们已经做了很多,地产在里面,食物在里面,屈臣氏在里面。石油我们也做了很大的投资,现在在南海的天然气已经在做。投资一直在继续,新的肯定会看,不过当然会逐个项目去看。

现场提问:是否也会开始培养女儿进入长江?是否有一个时间表?

现场提问:刚刚说到阿里巴巴和腾讯好像有意收购一点股份,是否可以透露一下详情?

李泽钜:我简单回答你一下,小女孩,就放过她们吧,还有很多东西要学。

李泽钜:传闻我就很难评论,唯一一个可以补充的是,在长江和记有很多宝贝,其他股东未必知道它的价值。

现场提问:因为您也培养很多年了,看看会不会有。

现场提问:是否也会开始培养女儿进入长江?是否有一个时间表?

李泽钜:每个爸爸都会培养孩子的。

李泽钜:我简单回答你一下,小女孩,就放过她们吧,还有很多东西要学。

现场提问:会不会因为香港的楼市稍许回升之后就去投地?

现场提问:因为您也培养很多年了,看看会不会有。

李泽钜:关于是否投地要视乎每块地的具体情况。楼市方面,我们的看法是,香港一边有住楼的需要,同时另一边世界也有很多外围的因素,是没有一个人可以绝对说清楚的,是不同国家的互动影响,所以我们会小心来看。而今年除了利润的增长,还有质量的增长,这两样东西在投地中也会反映出来。

李泽钜:每个爸爸都会培养孩子的。

现场提问:关于酒店资产折让的问题,重建之后是否会有价值体现?

现场提问:会不会因为香港的楼市稍许回升之后就去投地?

李泽钜:酒店不是折让,是因为它的会计准则是要将酒店的贬值扣在成本中,所以是贬低了过去的价值,使得资产继续减值。但是任何一家酒店拎出去卖也好,重建也好,如果是1000来港元/平方呎,它的价值会变为盈利,其中有很多潜在的价值是还没反映出来的。

李泽钜:关于是否投地要视乎每块地的具体情况。楼市方面,我们的看法是,香港一边有住楼的需要,同时另一边世界也有很多外围的因素,是没有一个人可以绝对说清楚的,是不同国家的互动影响,所以我们会小心来看。而今年除了利润的增长,还有质量的增长,这两样东西在投地中也会反映出来。

现场提问:半年多前在澳洲收购APA失败,会不会觉得是中国相关的公司做并购比较难而影响到你们在未来并购的增长?

现场提问:关于酒店资产折让的问题,重建之后是否会有价值体现?

李泽钜:我想长和可以算作一家国际公司,当然香港是我们的家乡,但是国际公司、在全球其他地方,我们看不到有排斥我们的。刚刚在意大利谈成功一个,意大利也是很欢迎的,我们国家领导人现在正在访问意大利中,全世界怎么会不喜欢中国人做生意?

李泽钜:酒店不是折让,是因为它的会计准则是要将酒店的贬值扣在成本中,所以是贬低了过去的价值,使得资产继续减值。但是任何一家酒店拎出去卖也好,重建也好,如果是1000来港元/平方呎,它的价值会变为盈利,其中有很多潜在的价值是还没反映出来的。

现场提问:最近四大华资地产商都有两家先后做一些养老、老人住房市场,会不会顺应人口老化的趋势有相似的动作?

现场提问:半年多前在澳洲收购APA失败,会不会觉得是中国相关的公司做并购比较难而影响到你们在未来并购的增长?

李泽钜:逐个项目看,我们正在做的是基金会的,是作为慈善的,已经做了很多年了,包括老人家的住房,做了很多业务。

李泽钜:我想长和可以算作一家国际公司,当然香港是我们的家乡,但是国际公司、在全球其他地方,我们看不到有排斥我们的。刚刚在意大利谈成功一个,意大利也是很欢迎的,我们国家领导人现在正在访问意大利中,全世界怎么会不喜欢中国人做生意?

现场提问:集团是否有计划将屈臣氏剩余的75%放售并释放价值?

现场提问:最近四大华资地产商都有两家先后做一些养老、老人住房市场,会不会顺应人口老化的趋势有相似的动作?

李泽钜:价值在这里不代表要卖,我们没有想过这件事,千万不要乱传。

李泽钜:逐个项目看,我们正在做的是基金会的,是作为慈善的,已经做了很多年了,包括老人家的住房,做了很多业务。

甘庆林:很值钱不一定要卖。

现场提问:集团是否有计划将屈臣氏剩余的75%放售并释放价值?

现场提问:现在是暂时还没有计划是吧?

李泽钜:价值在这里不代表要卖,我们没有想过这件事,千万不要乱传。

李泽钜:我发现无论经济的好坏,化妆品和药,特别是化妆品是一定需要的。

霍建宁:很值钱不一定要卖。

现场提问:您对于这份成绩表的评分如何?可否说说您对今年自己的表现的看法?

现场提问:现在是暂时还没有计划是吧?

李泽钜:这么感性,我很难回答的。正常来看,就是这个团队这么多年了,李嘉诚先生做顾问,我们也一样找他。同时,我转了一个头衔,但是,年度报告也是我们的团队做,所以不是很能感觉到有转变的感觉,内部也感觉不到很多转变,大概同事们都不觉得有什么转变。

李泽钜:我发现无论经济的好坏,化妆品和药,特别是化妆品是一定需要的。

现场提问:接管了公司以来,有没有什么心路历程?有没有遇到什么挑战可以分享一下?

现场提问:您对于这份成绩表的评分如何?可否说说您对今年自己的表现的看法?

李泽钜:我不会写文学小说,回答不了,你问我数字我会答,这些很难回答。

李泽钜:这么感性,我很难回答的。正常来看,就是这个团队这么多年了,李嘉诚先生做顾问,我们也一样找他。同时,我转了一个头衔,但是,年度报告也是我们的团队做,所以不是很能感觉到有转变的感觉,内部也感觉不到很多转变,大概同事们都不觉得有什么转变。

现场提问:无论是在公司内部,还是对外的收购拓展,在没有李嘉诚先生做董事长的情况下,一年之内您觉得有没有什么变化或者什么感受?

现场提问:接管了公司以来,有没有什么心路历程?有没有遇到什么挑战可以分享一下?

李泽钜:我想告诉你的是没有什么变化,长江的传统是“发展不忘稳建”我就不再重复了。第二,我们现在盈利的质素抓得很重要,这也是和李嘉诚先生没有分别的事情。这段时间在总经理的头上多加一个头衔,我也还是在做总经理的工作。他作为顾问,一样也有上班,也有给我们提供顾问支持。原来我们是父亲和儿子的关系,不会改变到很多东西。如果说有一个改变,我希望公司最好的目标就是不觉得有任何转变,只是说要做得更好而已。

李泽钜:我不会写文学小说,回答不了,你问我数字我会答,这些很难回答。

现场提问:公司如何看科技巨头企业对香港的影响?另外,虽然公司也有科技的投资,但也比较少数,与这些大型的科技公司合作,对公司未来的物业发展有什么影响?

现场提问:无论是在公司内部,还是对外的收购拓展,在没有李嘉诚先生做董事长的情况下,一年之内您觉得有没有什么变化或者什么感受?

甘庆林:当然,科技公司放了很多时间在科技方面,我们的合作方式,好像香港的Alipay,就是用我们的营销渠道,百佳、屈臣氏的客源,科技公司就是放了它们的科技,双剑合壁也挺好的。现在长和就是一个很大的市场营销方面的合作伙伴,我们有用户,有屈臣氏客源,而现在和国内合作的如阿里巴巴、小米、美图等公司的合作,它们有技术,我们就是用它们的产品,然后大家达到互利,一家便宜两家占。

李泽钜:我想告诉你的是没有什么变化,长江的传统是“发展不忘稳建”我就不再重复了。第二,我们现在盈利的质素抓得很重要,这也是和李嘉诚先生没有分别的事情。这段时间在总经理的头上多加一个头衔,我也还是在做总经理的工作。他作为顾问,一样也有上班,也有给我们提供顾问支持。原来我们是父亲和儿子的关系,不会改变到很多东西。如果说有一个改变,我希望公司最好的目标就是不觉得有任何转变,只是说要做得更好而已。

现场提问:科技公司对于香港未来的发展有什么影响?

现场提问:公司如何看科技巨头企业对香港的影响?另外,虽然公司也有科技的投资,但也比较少数,与这些大型的科技公司合作,对公司未来的物业发展有什么影响?

李泽钜:多钱多人才。多钱多人才就是香港过去的历史,任何行业多钱多人才都是好事。

霍建宁:当然,科技公司放了很多时间在科技方面,我们的合作方式,好像香港的Alipay,就是用我们的营销渠道,百佳、屈臣氏的客源,科技公司就是放了它们的科技,双剑合壁也挺好的。现在长和就是一个很大的市场营销方面的合作伙伴,我们有用户,有屈臣氏客源,而现在和国内合作的如阿里巴巴、小米、美图等公司的合作,它们有技术,我们就是用它们的产品,然后大家达到互利,一家便宜两家占。

现场提问:对于世界一些地区的企业并购战略有没有什么改变?

现场提问:科技公司对于香港未来的发展有什么影响?

李泽钜:我想我很难概括性地说,只是说平时去做任何的企业并购,从来没有一个志在必得的心理。没有一个心态是说做到就叫成功,做不到就叫不成功,如果是这样,回过头去看项目的时候就不够客观。简单地说,做4个项目,有3个成功,总好过保守的做2个项目有2个成功。这样看起来好像是100%做到,但是做4个有3个成功,就算你做10个有3个成功,都好过做2个有2个成功。所以我们没有一个志在必得的心态,也没有胜负的心态。现在不是打仗,只是有意向,一个采购,一个售卖而已,没有心路历程,没有成功失败,没有这么多的东西,只是给一个意向,对方喜欢,合得来就做,合不来就迟一些。

李泽钜:多钱多人才。多钱多人才就是香港过去的历史,任何行业多钱多人才都是好事。

现场提问:长江有很宝贝,现在是否有分拆的计划?

现场提问:对于世界一些地区的企业并购战略有没有什么改变?

李泽钜:有就通知。刚刚说了,酒店的潜在价值就看到了,但是其他的要等做的时候才能通知。

李泽钜:我想我很难概括性地说,只是说平时去做任何的企业并购,从来没有一个志在必得的心理。没有一个心态是说做到就叫成功,做不到就叫不成功,如果是这样,回过头去看项目的时候就不够客观。简单地说,做4个项目,有3个成功,总好过保守的做2个项目有2个成功。这样看起来好像是100%做到,但是做4个有3个成功,就算你做10个有3个成功,都好过做2个有2个成功。所以我们没有一个志在必得的心态,也没有胜负的心态。现在不是打仗,只是有意向,一个采购,一个售卖而已,没有心路历程,没有成功失败,没有这么多的东西,只是给一个意向,对方喜欢,合得来就做,合不来就迟一些。

现场提问:香港征收空置税合不合理?

现场提问:长江有很宝贝,现在是否有分拆的计划?

李泽钜:或者我说广一点,不止香港政府有没有空置税,很多时候和不同的政府,不止是香港,也有很多沟通,如果有办法可以和政府进行不同沟通的时候,将沟通的任何反应公开,对任何的政府、任何的官员不是都很公道。关于是否征收空置税,不同的商会、不同的渠道会向政府反映。关于政府任何政策,无论香港还是外国,还是少一些在公共场合给出我的意见。

李泽钜:有就通知。刚刚说了,酒店的潜在价值就看到了,但是其他的要等做的时候才能通知。

现场提问:未来长和最大的挑战在哪里?

现场提问:香港征收空置税合不合理?

李泽钜:如果找不到新挑战给自己才是最大的挑战。

李泽钜:或者我说广一点,不止香港政府有没有空置税,很多时候和不同的政府,不止是香港,也有很多沟通,如果有办法可以和政府进行不同沟通的时候,将沟通的任何反应公开,对任何的政府、任何的官员不是都很公道。关于是否征收空置税,不同的商会、不同的渠道会向政府反映。关于政府任何政策,无论香港还是外国,还是少一些在公共场合给出我的意见。

现场提问:为什么过去一年一下推出这么多地产项目?

现场提问:未来长和最大的挑战在哪里?

李泽钜:我们的销售政策跟往年没分别。只是项目刚好成熟了,就推售了。

李泽钜:如果找不到新挑战给自己才是最大的挑战。

现场提问:现在投资的环境对长和有什么样的挑战?

现场提问:为什么过去一年一下推出这么多地产项目?

李泽钜:个人觉得挑战是好事,我们的工作就是应付这类的挑战,新的挑战对我们来说是好的。

李泽钜:我们的销售政策跟往年没分别。只是项目刚好成熟了,就推售了。

现场提问:是否重新考虑将屈臣氏上市计划提前或者加速?

现场提问:现在投资的环境对长和有什么样的挑战?

李泽钜:我不能在记者招待会上说一件我们还没决定的任何事情,但是我们不会抹杀任何可能性,只是现在暂时这五分钟我们不会有一个决定,我只能这么说,这也是长江的优良传统。

李泽钜:个人觉得挑战是好事,我们的工作就是应付这类的挑战,新的挑战对我们来说是好的。

现场提问:淡马锡销售它们持有的屈臣氏股份,长和在寻找屈臣氏的合作伙伴的时候,有没有一些先有的投资者?

现场提问:是否重新考虑将屈臣氏上市计划提前或者加速?

叶德铨:淡马锡和我们的关系非常好,他们有意卖一部分的股权出来,我们也支持,如果需要我们做对接的,我们也会帮忙。

李泽钜:我不能在记者招待会上说一件我们还没决定的任何事情,但是我们不会抹杀任何可能性,只是现在暂时这五分钟我们不会有一个决定,我只能这么说,这也是长江的优良传统。

现场提问:除了传统的产业之外,还会看一些新兴的行业,大概有什么行业?

现场提问:淡马锡销售它们持有的屈臣氏股份,长和在寻找屈臣氏的合作伙伴的时候,有没有一些先有的投资者?

李泽钜:不用说提示这么复杂,因为传统的基建包括路、桥、电厂、电网等,CKI的新,可能是我们将垃圾转为做电,我们就叫做新。比如说我们将在德国的Meta的生意也是基建项目,比如说在加拿大的热水炉占了整个北大陆近一半的用户,两个项目在基建行业里都算是新的基建项目,不是突然间转行。

叶德铨:淡马锡和我们的关系非常好,他们有意卖一部分的股权出来,我们也支持,如果需要我们做对接的,我们也会帮忙。

甘庆林:李主席给我们的指示,基建的定义是,任何资本密集的项目如果可以带来一个稳定的、好的回报,那就是基建,所以有传统的,也有其他方面的。

现场提问:除了传统的产业之外,还会看一些新兴的行业,大概有什么行业?

现场提问:现在电能实业在长和的地位和价值如何?未来在长和的基建中是否会有整合甚至会减持股份或者启动私有化?

李泽钜:不用说提示这么复杂,因为传统的基建包括路、桥、电厂、电网等,CKI的新,可能是我们将垃圾转为做电,我们就叫做新。比如说我们将在德国的Meta的生意也是基建项目,比如说在加拿大的热水炉占了整个北大陆近一半的用户,两个项目在基建行业里都算是新的基建项目,不是突然间转行。

李泽钜:没有任何特别要转动的东西,电能会继续是我们公司的其中一个重要的成员,尤其是有大的项目时,过去我们有企业并购的时候也有电能、CKI的,但是要并购的公司太大的时候,没有CKA出马,根本做不了企业并购,现在专注的公司多数是大的。

霍建宁:李主席给我们的指示,基建的定义是,任何资本密集的项目如果可以带来一个稳定的、好的回报,那就是基建,所以有传统的,也有其他方面的。

现场提问:在并购、估值或策略上会不会有调整?

现场提问:现在电能实业在长和的地位和价值如何?未来在长和的基建中是否会有整合甚至会减持股份或者启动私有化?

李泽钜:没什么调整。我们任何向前的,我希望我们公司的同事都有这个心态,就是没有成败、没有志在必得,很平常心地去做。如果研究4个项目做了3个,研究10个项目做了3个,一定好过研究2个项目做了2个,不是算比例的,而是算最后的成绩。

李泽钜:没有任何特别要转动的东西,电能会继续是我们公司的其中一个重要的成员,尤其是有大的项目时,过去我们有企业并购的时候也有电能、CKI的,但是要并购的公司太大的时候,没有CKA出马,根本做不了企业并购,现在专注的公司多数是大的。

现场提问:香港的楼价指数连续升了几个礼拜,想问问您如何看今年的楼价升跌?

现场提问:在并购、估值或策略上会不会有调整?

李泽钜:有很多外围的因素,比如中美关系,比如有很多国家的决定,不是因为针对香港来做,但是它会影响到香港人的就业、经济,不能说一个人决定一年的事,看到一个礼拜已经不错了。所以我不能武断地说可以看穿今年,这是不可能的,不是保守不保守的问题。

李泽钜:没什么调整。我们任何向前的,我希望我们公司的同事都有这个心态,就是没有成败、没有志在必得,很平常心地去做。如果研究4个项目做了3个,研究10个项目做了3个,一定好过研究2个项目做了2个,不是算比例的,而是算最后的成绩。

现场提问:您觉得哪个外围因素比较更重要?

现场提问:香港的楼价指数连续升了几个礼拜,想问问您如何看今年的楼价升跌?

李泽钜:我们现在52个国家,我想找一个最好的、最不好的、最紧张的都答不了,是同时在互动中的。

李泽钜:有很多外围的因素,比如中美关系,比如有很多国家的决定,不是因为针对香港来做,但是它会影响到香港人的就业、经济,不能说一个人决定一年的事,看到一个礼拜已经不错了。所以我不能武断地说可以看穿今年,这是不可能的,不是保守不保守的问题。

现场提问:目前来看,盈利质素是否有危机?

现场提问:您觉得哪个外围因素比较更重要?

李泽钜:不是危机,是我们向上的盈利质素。盈利质素不外乎有几种,一是geography diversity(布局多样性,即全球化布局),二是industry diversity(产业多样性,即业务多元化),三是它行业是否可持续。地产行业是乐观的,会继续做。过去有些人说我们投资在香港多与少,今年有时多一些,有时少一些,但是最重要的还是抓紧盈利质素。如果觉得一个地产项目是稳定的,同时那个区域是卖楼容易的,它的盈利质素就好过其他地产项目,它也是盈利质素的其中一块。当然如果有固定收入,盈利质素就更加容易明白。

李泽钜:我们现在52个国家,我想找一个最好的、最不好的、最紧张的都答不了,是同时在互动中的。

现场提问:集团是不是拿了一些钱投入高回报的地产项目?

现场提问:目前来看,盈利质素是否有危机?

李泽钜:你看我们的年度报告,我们现在的借贷有多少个比例,做多少都有钱做其他的,不用看做这个,而不做那个的。

李泽钜:不是危机,是我们向上的盈利质素。盈利质素不外乎有几种,一是geography diversity(布局多样性,即全球化布局),二是industry diversity(产业多样性,即业务多元化),三是它行业是否可持续。地产行业是乐观的,会继续做。过去有些人说我们投资在香港多与少,今年有时多一些,有时少一些,但是最重要的还是抓紧盈利质素。如果觉得一个地产项目是稳定的,同时那个区域是卖楼容易的,它的盈利质素就好过其他地产项目,它也是盈利质素的其中一块。当然如果有固定收入,盈利质素就更加容易明白。

现场提问:你们如何看香港就业方面的问题?

现场提问:集团是不是拿了一些钱投入高回报的地产项目?

李泽钜:今天很多人还没感觉到,但是外面有很多风浪,我只能这么说,希望没有影响到香港普通人的生活。

李泽钜:你看我们的年度报告,我们现在的借贷有多少个比例,做多少都有钱做其他的,不用看做这个,而不做那个的。

现场提问:会不会加大对香港的投资?

现场提问:你们如何看香港就业方面的问题?

李泽钜:我们一直都在加大自己在香港的投资,最明显的就是买自己的股票,一直在加大自己在香港的投资,真金白银地在做,所以说什么都是假的,我们现在摆在香港的钱就是买自己的股票,还是用自家的钱买的。

李泽钜:今天很多人还没感觉到,但是外面有很多风浪,我只能这么说,希望没有影响到香港普通人的生活。

现场提问:会不会加大对香港的投资?

李泽钜:我们一直都在加大自己在香港的投资,最明显的就是买自己的股票,一直在加大自己在香港的投资,真金白银地在做,所以说什么都是假的,我们现在摆在香港的钱就是买自己的股票,还是用自家的钱买的。@今日话题

本文由www.649.net发布于www.649.net,转载请注明出处:李泽钜谈长和系投资逻辑:要看毛利质素

关键词: www.649.net

上一篇:据说,现在医院流行尖顶造型www.649.net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