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649.net

当前位置:www.649.net > www.649.net > 百亿股票总值一年缩水百分之八十,TCL通信为啥

百亿股票总值一年缩水百分之八十,TCL通信为啥

来源:http://www.messe-taiwan.com 作者:www.649.net 时间:2020-02-13 19:08

在海南楼市的鼎盛时代,“东方迪拜”之称的三亚凤凰岛曾卖出过16万元/平方米,但如今这里却迎来被甩卖的命运。

百亿市值一年缩水九成,TCL通讯为什么惨遭甩卖?来自环球老虎财经的原创专栏

两次转让5年间缩水超20亿元

$TCL通讯$2016年9月私有化时还有近百亿港元市值,而根据2017年10月9日晚间公告,$TCL集团$仅以4.9亿港元就卖掉了49%的股权。也就是说,时隔一年,TCL通讯的估值就缩水了近9成,究竟是业绩太差,还是别有所图?

9月16日,北京产权交易所挂牌转让三亚凤凰岛投资集团有限公司100%股权,转让底价40.37亿元;同时捆绑转让三亚钰晟投资有限公司100%股权,作价7.64亿元,两者合计48.01亿元。

10月9日晚间,TCL集团发布公告,公司将出售49%的TCL通讯股权,暂时定价为4.9亿港元。2015年TCL还是全球第五大手机厂商,如今通讯业务竟沦落到仅估值10亿港元。

图片 1

要知道,TCL通讯去年自港股退市时,按照当时的私有化价格计算,还有95.93亿港元的估值,私有化一年后,仅遭一折甩卖。或许,是智能手机市场竞争太激烈,通讯业务已不是TCL集团的业务重心。或许,是TCL集团董事长李东生的资本运作手段。

图片 2

离谱的一折甩卖

图片来源:北京产权交易所官网

具体来说,TCL集团控股子公司TCL实业控股向紫光集团出售了18%的TCL通讯股权,向云南城投公司出售了18%的股权,向Vivid Victory Developments Limited出售了13%的股权。

凤凰岛投资集团持有三亚凤凰岛国际邮轮港发展有限公司45%股权,钰晟投资持有凤凰岛邮轮港10%股权。凤凰岛邮轮港核心资产即三亚凤凰岛项目。也就是说,三亚凤凰岛项目的55%股权以48亿元的价格被打包挂牌。

紫光集团旗下拥有芯片设计企业展讯和锐迪科,为手机产业链上游企业,而云南城投曾入股手机代工厂商闻泰科技,布局了手机产业链下游。这样看来,出售对象的选择无可厚非。就像TCL集团自己说的,“引入具备产业背景和业务资源的外部投资人,有利于TCL 通讯科技的股权结构优化并推动TCL 通讯科技加速转型”。

作为海南最知名的人工岛鼻祖,凤凰岛建设之初便对标迪拜。从凤凰岛官方网站看,其建设目标是以邮轮产业为依托,建设集邮轮主题休闲港、丝绸之路自贸区、海洋亲水旅游湾、健康度假养生地、文化演艺娱乐岛等五大主题为一体的高端旅游度假综合体,打造成邮轮之都、海港之城、梦幻之岛。

可问题的关键是价格实在太低了,简单来说,TCL通讯2015年全球销量第五,国内厂商中仅次于华为,比小米、联想、OPPO都要高,2年后4.9亿港元就卖掉了近一半的股权。特别是一年前,TCL通讯还拥有近百亿港股的市值。

“镁刻地产”记者浏览了多个旅游网站平台,尽是类似于“三亚凤凰岛:三亚奢华的天堂,能比肩迪拜的梦幻之岛”标题的游记,以及“每一个房间都可以看到大海”“三亚凤凰岛为媲美美国迈阿密邮轮之都、海港之城,比肩迪拜的梦幻之岛”之类的评价。

图片 3

在凤凰岛历任岛主名单中,最出名的当属曾宪云。而曾宪云最出名的言论,当属2013年说的:

TCL通讯于2016年6月6日宣布私有化,6月13日公布具体方案,大股东TCL集团以每股7.5港元发起收购,较最后交易日5.57港元收盘价溢价约34.65%。TCL集团原本持有65%的股份,私有化过程约花了34亿港元。结果时隔一年,竟然按净资产卖出49%的股份,每股价值仅为0.8港元。

“海南房价应该要有差异化,不要寄希望于人人都买得起房,这观念本身就不正确。

难阻市场颓势

因此房价还是要分两大块,一部分就是政府要解决那些急需要有住房而又买不起房人;一部分是市场经济调节开发房地产,允许有钱的人改善住房条件。”

可能国内很多投资者没有听说了TCL手机,这是因为它的主要市场在国外,特别是东欧、中东和拉美市场。故事还得从2004年说起,那一年TCL集团收购了法国电讯巨头阿尔卡特的手机业务,从而开启TCL手机的国际化之路。虽然后来李东生这笔收购和同年收购汤姆逊公司彩电业务饱受诟病,甚至被称为民营企业海外扩张交的“学费”,但是TCL的手机业务还是走向了世界,并从当年山寨机大潮中脱颖而出。

2002年,曾宪云以700万元收购三亚众城国际,并将其更名为三亚凤凰岛发展有限公司,主要运营开发凤凰岛项目。彼时,曾宪云与三亚市政府签订投资凤凰岛建设合同,计划建设国际邮轮港、国际会议中心、5幢国际养生度假中心、商务别墅会所、国际游艇俱乐部等,总投资额超过50亿元。

进入智能机时代后,TCL凭借阿尔卡特的技术和影响力,迅速占领拉美市场。数据显示,2014年TCL通讯在墨西哥、哥伦比亚、厄瓜多尔、委内瑞拉等地区手机销量排名第一,拉美市场整体排名第二。2015年,TCL全球销量为8355万台,其中海外销量7422万台,占总销量的88.83%。

可如今,据北京产权交易所公示信息,凤凰岛一期建设项目中,除邮轮港码头和5栋养生度假公寓酒店已建成外,国际游艇会、奥运广场、商业街等商业和旅游项目尚未建设;二期填海工程已完成,围海造地范围约49公顷,填海工程完成后已形成土地面积合计498610平方米。

然而中国市场才是全世界竞争最激烈的市场,超高性价比的手机层出不穷,当时TCL手机虽然在国外风光无限,却迟迟打不开国内市场。当华为、小米及“蓝绿大厂”开始纷纷出海,以及本地运营商逐渐减少对合约机的补贴时,TCL的颓势就开始了。

经历过开盘秒罄、高价开放购买,也经历过从“天价”被腰斩、中央环保督察风暴,以及如今被挂牌转让,曾宪云曾经的王牌资产凤凰岛,是如何步步走下“神坛”?

2017年上半年,TCL通讯实现通讯设备及其它产品销量合计2116万台,同比下降36%;销售收入68.7 亿元,同比下降26%;同时亏损8.52 亿元。超过2000万台的销量才贡献68.7亿的收入,手机销售单价仅为325元。也就是说,TCL手机销量中包含大量非智能机以及低端智能机。

据当时的媒体报道,2010年1月11日,凤凰岛公寓开盘,700套房子一天内“秒光”。2010年~2011年,凤凰岛房价最高时达到了15万~16万元/平方米。然而,从2013年开始,热潮褪去,凤凰岛房价现“腰斩”,跌至7万元/平方米,被“套牢”的投资客不计其数。

实际上,为了摆脱低端的定位,TCL通讯也试图作出改变,不过均未获得成功。2015年1月,TCL通讯从惠普手中收购了Palm品牌,当年12月,取得使用黑莓手机品牌的长期许可。同样在2015年12月,TCL通讯宣布原华为手机中国区首席营销官杨拓加盟,出任首席运营官和中国区负责人。不过,进军高端市场不仅没有突破,反而让公司陷入巨额亏损之中。

2014年,中国交建入主凤凰岛,拿下凤凰岛邮轮港45%股权,交易金额49.62亿元,这在当年被视为“积极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的典范。“镁刻地产”记者了解到,在当时的签约仪式上,中国交建派出了时任总裁陈奋健、两位总裁助理,以及集团法律部、投资事业部、海南区域总部、投资公司等多个部门的负责人,并公开表示“主要精力将放在工程建设上,具体运营事务还是交由专业公司”。

这次引入紫光和云南创投,TCL通讯似乎放弃了对中高端市场的追求。紫光旗下展讯主攻低端芯片市场,云南创投投资的闻泰科技也以代工低端智能机居多。如此一来,使用展讯的芯片,用闻泰科技代工,通过成本控制,或许能使TCL通讯摆脱亏损。

但不容忽略的是,待重组全部完成后,凤凰岛邮轮港将成为中国交建并表子公司,而三亚凤凰岛发展、三亚凤凰岛置业将成为凤凰岛邮轮港的全资子公司。

为了做大市值而止损

这是凤凰岛资产的首次转让。

通讯业务已是昨日黄花,而TCL集团旗下液晶面板业务却在冉冉升起,出售通讯业务或许是弃车保帅,全力将TCL集团打造成华星光电的融资平台。

而从此次北交所挂牌资料看,凤凰岛投资集团目前的股权结构为:

之前,华星光电本打算在A股独立上市。不过按照证监会规定,子公司分拆上市,其净资产规模不能超过母公司净资产的30%,净利润不能超过母公司净利润的50%。根据中报显示,华星光电净资产276.5亿元,占集团净资产54%,2016年净利润23.3亿元,是集团2016年净利润的109%,两项关键指标全部超标。

海口胜丰热带农业植物园开发有限公司48.5%,新疆大正宝通创业投资有限公司20%,海南兆峰智能化技术有限公司持股10%,曾宪云、蔡芳各持股20%和1.5%。

受制于国内资本市场监管规则,分拆上市计划受阻。于是,李东生打算将华星光电资产注入A股TCL集团中,而终端业务,则计划整合到香港上市平台TCL多媒体。

值得注意的是,邮轮港公司主要资产包括存量公寓及产权式酒店房产约10万平方米,以及2.5万平方米存量土地。

根据TCL集团2017年中报显示,公司净利润16.6亿元,同比增长110.8%。而TCL通讯同期亏损8.52亿元,这无疑严重侵蚀了母公司净利润,从而影响上市公司估值。

对比两次股权转让,从45%股权作价49.62亿元,到现在55%股权作价48.01亿元,据此计算,这5年间,中国交建时代的凤凰岛跌去了近23亿元。

9月20日,TCL集团重组方案获得证监会通过。未来的TCL集团将以华星光电为核心重构市值,因此TCL通讯业务发展的好不好已经不再重要,关键是避免通讯业务持续亏损对集团重构市值造成不利影响。

繁华落尽被叫停的填海项目

事实上,在海南,称得上高端、奢靡、也被称作“东方迪拜”的填海项目远不止三亚凤凰岛一个。

其中不乏许多叫得上名字的项目,如中弘如意岛、海口葫芦岛、南海明珠生态岛等等。在业内人士看来,开发商不惜大动干戈围海造地的原因也并不复杂——围填海一亩地成本大概20万元,折合600多元/平方米,但变成项目之后,每平方米价格都可以过万元,“至少有几十甚至上百倍的利润空间。”

无一例外,这些填海项目都被列为海南省或当地市级重点项目,并获得当地政府不同方式的支持。

但与此同时,填海造地的确会对生态系统造成一定程度的破坏,比如珊瑚礁萎缩、白蝶贝保护区内的贝类受损、近海物种衰退等等,但在中央环保部门介入之前,这些问题并未引起当地政府的重视。

2017年8月,中央环保督察组对海南开展环保督察。根据督察组提供的数据,2013年之后,海南省年均填海面积达550公顷,为之前20年年均填海面积的5倍。

随即,海南省要求各市县对照中央环境保护督察反馈意见中提及的多个违规违法项目,实施“双暂停”,大部分填海项目都未能幸免,而凤凰岛则在这场“环保风暴”中被罚了3700万元的生态补偿资金。

还有“东方迈阿密”的填海项目南海明珠,堪称是中国最魔性的人工岛,形似八卦阵图,耗资50亿元打造,比358个足球场还大。

这座预计10年完工的人工岛自2017年开始修建,但开工没有多久就迎头赶上“史上最严”环保令。如今,该岛依然还是一座乱石横陈的荒岛,尽管在飞机上向下看,八卦的形状确实宛如南海上的一颗明珠。然而,那些蓝图中有待建成25万吨级邮轮母港、国际游艇会、免税商业区、涉外娱乐服务区等均尚未动工,距离资金回笼尚不知何时。

而海口最大填海人工岛中弘如意岛的命运则更加多舛。项目伊始就被官司和债务缠绕,随后成为拖垮王永红的最后一根稻草,最终差点葬送在这场环保风暴中。

如今,一些旧的填海项目经过整改后悄然复工,但再也没有新的填海项目能够通过审批。“生态立省”之后,这部海南填海造地史或终将成为往事。

本文由www.649.net发布于www.649.net,转载请注明出处:百亿股票总值一年缩水百分之八十,TCL通信为啥

关键词: www.64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