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649.net

当前位置:www.649.net > www.649.net > 角落项目未及时回购股权 台风公司被光大浸辉索

角落项目未及时回购股权 台风公司被光大浸辉索

来源:http://www.messe-taiwan.com 作者:www.649.net 时间:2019-12-16 02:34

财联社讯,光大证券子公司光大资本海外MP&Silva Holding S.A.(以下简称“ MPS”)项目投资亏损事件继续发酵。曾经共同合作投资海外体育转播权项目,如今光大浸辉与暴风集团却“对簿公堂”。

图片 1

5月8日晚间,暴风集团公告,光大浸辉、上海浸鑫对公司及冯鑫提起“股权转让纠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公司向光大浸辉、上海浸鑫支付因不履行回购义务而导致的部分损失6.88亿元及该等损失的迟延支付利息(暂计至今年3月3日6330.65万元)

8月2日,新京报记者获悉,光大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下文简称“光大证券”)公告披露,公司董事会于2019年8月1日收到公司首席风险官王勇先生的辞呈:因职业发展原因,申请辞去公司首席风险官职务。此外,光大证券称,公司注意到部分媒体关于公司合规总监离职的相关报道,目前合规总监正常履职,未提出辞职。

这也意味着,在继光大证券原董事长薛峰引咎辞职之后,光大证券继续对相关责任方展开追偿。截至目前,浸鑫基金方面以“外方股东涉嫌收购前虚假陈述和财务数据造假”为由,对外方股东提起了诉讼。据接近光大证券的人士告诉财联社记者,海外诉讼还没有结束,目前都放在资本那边在处理。而光大证券与两名优先级招商银行和上海华瑞银行因为差额补足协议引起的仲裁事项,也仍在进行当中,至今未有结果。

对于光大证券与暴风集团近期的“恩怨纠葛”,记者致电光大证券董秘办,但截至发稿,仍未取得有效联系。

而另一边,暴风集团的情况似乎更加不乐观。该公司相关人士对财联社记者表示,目前还在诉讼阶段,一切以公告及法院最终判决为准。此外记者在采访过程中发现,暴风集团此前董秘、证券代表、市场公关、财务以及业务人员均出现变动,此前的员工均已离职。有曾为暴风集团提供过服务的公司人士对记者表示,暴风现在里面乱的很,一屁股债,还拖欠我们费用,至今没要回来。

“乌龙指”事件后履职光大,薪酬居董监高首位

请求回购无果,无奈提起诉讼

记者翻阅此前光大证券的年报发现,日前从公司首席风险官位置上辞职的王勇出生于1964年,2014年8月5日入职光大证券,在光大证券经历“乌龙指”事件、相关责任人大换血之后。

公告表示,2016年3月2日,暴风集团、冯鑫及光大浸辉签署意向性协议《关于收购MPS股权的回购协议》。

2015年入职光大之后,王勇薪酬在光大证券董监高中居于首位,2018年、2017年、2016年和2015年,王勇的薪酬分别达到408.63万元、469.33万元、444.40万元和465.22万元。

2016年3月11日,暴风集团通过了《关于全资子公司暴风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与光大资本投资有限公司签署共同发起设立新兴产业并购基金之合作框架协议的议案》,暴风投资及其关联方、光大资本及其关联方共同发起设立产业并购基金,收购MPS公司65%的股权,同时光大资本指定全资子公司光大浸辉为执行事务合伙人。

去年,光大证券旗下子公司与暴风影音联合投资的海外项目MPS收购案踩雷。正因此事发生于王勇掌舵光大证券合规体系期间,引发外界对王勇离职的猜测,认为其离职与此次事件有关。

但时至今日,MPS项目全部亏损,光大浸辉及上海浸鑫以暴风集团和冯鑫未能履行上述回购协议的约定为由,对暴风集团及冯鑫提起“股权转让纠纷”诉讼,要求公司及冯鑫承担损失赔偿责任。

7月31日晚,暴风集团在回复深交所关注函中揭开了谜底:根据《拘留通知书》,冯鑫因涉嫌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被公安机关拘留。暴风集团还称,目前未收到针对公司的调查通知,该事项目前不涉嫌单位犯罪,尚未知是否与公司有关。案件尚待进一步调查。

在此之前,两家公司已经分别对这笔投资计提了损失。光大证券计提了15.21亿元(14亿元预计负债及1.21亿元其他资产减值准备),暴风集团计提了1.9亿元(分两笔,1.42亿元和4800万元)

在此之前的5月8日晚间,暴风集团发布公告,光大证券旗下子公司光大浸辉、上海浸鑫对公司及冯鑫提起“股权转让纠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公司向光大浸辉、上海浸鑫支付因不履行回购义务而导致的部分损失6.88亿元及该等损失的迟延支付利息(暂计至今年3月3日为6330.66万元)。

暴风集团2018年年报数据显示,公司实现营收11.27亿元,同比下降41.15%,归母净利润亏损高达10.90亿元,同比暴跌2077.65%。如今外界已经将暴风集团称为“小乐视”。显而易见,如今的暴风集团已经没有回购该海外项目股权的能力,面对7.5亿的诉讼赔偿请求,其又有能力进行偿付么?

今年3月20日,光大证券还曾发布公告称,公司全资子公司光大资本下属子公司光大浸辉担任执行事务合伙人的浸鑫基金因投资项目出现风险,计提了相关预计负债及资产减值准备,共计减少公司2018年合并利润总额约15.21亿元,减少合并净利润约11.41亿元,严重拖累公司当期业绩。

从记者获得的一份关于该基金运作情况的材料可以得知,早在2018年5月,浸鑫基金就发出了针对暴风集团及冯鑫的催告函,要求对方履行之前回购协议中所列明的股权回购义务。有知情人士告诉记者,浸鑫基金一直未收到暴风集团及冯鑫的回复或回购款,这次对暴风集团提起诉讼,也是被逼得没办法。

数据显示,2018年,光大证券实现营业收入77.12亿元,同比下降21.61%;实现归母净利润1.03亿元,同比大减96.57%。

早在2018 年1月,MPS公司于上海召开董事会。会上,浸鑫基金委派董事提出了旨在加强项目投后管理的董事会议案,包括增加中方股东委派代表的审批权限,提出派驻知名会计师事务所和律师事务所进行现场尽职调查等。

2018年光大证券净利润下滑96.57%,下滑幅度大幅超行业均值

会后,浸鑫基金针对会上讨论MPS公司由于版权购买的正常经营所需经营现金流需要充实的问题,从投后管理的角度要求公司管理层提供具体的现金流测算信息,同时,聘请中介机构正式进场做初步尽调,团队成员也积极做好各项衔接和配合工作,多次召开会议协调尽职调查相关工作。

光大证券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77.12亿元,同比下降21.61%;实现归母净利润1.03亿元,同比下降96.57%。基本每股收益0.02元,同比下降96.57%;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0.21%,同比下降6.05个百分点。

浸鑫基金走向破产大致经历以下几个节点:2018年4月,在MPS伦敦董事会上,MPS经营管理层提出需增资以维持公司日常经营。各方股东就公司增资或外方股东回购方案展开了谈判,对MPS公司财务处理及估值和增资事项最终未能达成一致。

根据中国证券业协会的统计,2018年,证券行业共实现营业收入2662.87亿元,同比下滑14.47%;共实现净利润666.20亿元,下滑41.04%。对比来看,光大证券2018年经营业绩增速大幅低于行业均值。

后于2018年5月4日的电话会议上,暴风集团实际控制人冯鑫提议重新讨论增资或外方股东回购事宜,外方股东会上表示同意,并于会后发来签署版董事会决议,但最终双方并未实际出资。

中原证券在光大证券年报点评中指出,光大证券2018年经营业绩下滑幅度大幅超出行业均值,主要受累于光大资本专项风险事件;若剔除该事件影响,公司当期经营业绩下滑幅度尚处于正常范围之内。本次风险事件将促使公司进一步加强内核风控,促进公司稳健经营。同时,公司背靠光大集团,受益于集团内的协同效应和品牌优势,借助于资本市场各项改革的机遇,公司2019年业绩反转可期。

2018年5月,浸鑫基金发出了针对暴风集团及冯鑫的催告函,要求对方履行之前回购协议中所列明的股权回购义务。

光大证券一季报信息也印证了这一观点。

期间,因外方股东及管理层经营管理不善,导致公司出现现金流困难,浸鑫基金反复要求外方股东增资救助MPS公司。同时由于外方股东可能涉嫌收购前虚假陈述,

据光大证券2019年一季报披露,2019年一季度,光大证券实现营业总收入34.21亿元,同比去年增长46.49%;实现净利润13.17亿元,同比去年增长80.09%;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为2.75%,基本每股收益0.29元。

2018 年6月4日,MPS公司管理层向股东发出增资邀请函,但没有股东参与增资。同时,MPS董事会要求管理层聘请会计事务所进行救助重组方面的分析。

值得注意的是,具体来看,2019年一季度光大证券实现投行业务净收入4.02亿元,同比增幅高达316.52%;自营业务、经纪业务、资管业务等均实现同比正增长。

2018年7月,浸鑫基金赴英国开展进一步工作,一方面与外方股东当面就公司救助和收购前外方股东财务数据涉嫌虚假等问题开展多轮谈判,另一方面就向外方提起诉讼接触多家外资专业中介机构。

新京报记者 张思源 陈鹏 编辑 徐超 校对 范锦春

2018年10月,MPS公司被英国法院判决倒闭。

内部人事追责,完善子公司风控流程

4月28日,光大证券董事会收到薛峰的辞呈,正式辞去董事长、董事职务。同时,公司第五届董事会第十四次会议审议通过,同意选举闫峻担任公司第五届董事会董事长。

此前在3月25日,上海证监局对薛峰进行了一次监管谈话。在监管谈话通知中,监管指出,光大证券对子公司管控机制不完善,对子公司管控不力,公司内部控制存在缺陷;公司出现风险事件时,未及时向中国证监会报告等。

而之后薛峰的辞职也被认为是因为海外MPS项目亏损被内部追责最终引咎辞职的结果。

据记者了解,其实海外MPS项目在2018年年初就被认为已经出现重大风险,之后从光大资本开始,内部追责就已经开始了。有接近光大资本人士告诉记者,此前光大资本法人代表是代卫国,但在2018年上半年其就被公司在内部免职,同时从子公司董事会中剔除。“当时公司内部邮件都有通知,早就不在公司任职了”。但记者曾电话联系过代卫国本人,其表示自己仍然在光大资本任职,随后挂断电话。

查阅工商资料,光大资本法人代表在2018年4月26日由代卫国变更为范南,同年8月,代卫国退出公司董事会。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光大浸辉的法人代表仍然是代卫国,同时他也是光大浸辉执行董事。而这次光大浸辉对暴风集团提起诉讼,公司法人同样还是代卫国。有知情人士告诉记者,海外项目还没有处理完,代卫国之前就是光大浸辉的法人,他走了谁来处理剩下的摊子,就算他基本辞去光大资本的职务,浸辉基金这边还是需要他继续处理完。

同时此前有媒体报道,光大资本之前投资总监、国际并购业务负责人项通因为在MPS项目中收受贿赂,涉嫌刑事犯罪,已被检察机关批捕。有光大资本内部人士对记者说道,肯定还会有人为该项目负责,为何这样一个重大的项目经过光大上上下下一致通过?但却在短短一年的时间中全部亏损,其中都有哪些人收受了一定的“好处费”?这些都有待进一步调查。

有券商私募子公司总经理告诉记者,子公司是独立法人,一般情况下子公司配备自己的法务和合规人员,他们会履行审查职责,而母公司更多是实施额度控制,超过投资额度的需要经过母公司授权同意投资。“但像这个项目资金量这么大,而且是加杠杆的结构化基金,除了子公司投委会、董事会、合规审核通过,按理肯定需要母公司合规风控再做审核,同时经过母公司决策委员会同意。”

记者发现,光大证券官网在2018年6月12日发布了一个关于《光大资本投资有限公司及下属基金管理机构防范利益冲突及信息隔离制度》(以下简称“《制度》”),《制度》颁布的时间显示为2017年6月。

《制度》要求,光大资本与上市公司共同设立的并购基金、产业基金等进行对外投资、收购的项目。需首先向公司法律合规部报备项目信息,由法律合规部上报母公司法律合规部核查。

在与拟投资企业签订《投资框架协议》或《投资备忘录》之前,各基金负责人应督促各基金经理以书面或电子邮件等方式向风险管理部提出立项申请,风险管理部收到立项申请的同时,应及时将相关拟投项目信息转呈公司法律合规部,由法律合规部向母公司法律合规部门提出申请,查询该企业信息。在收到母公司法律合规部反馈意见之前,不得签署任何协议或进行投资。

同时,根据母公司相关业务部门的需要,由母公司法律合规部、公司风险管理部和法律合规部协调,公司及下属各股权投资基金、产业基金及基金管理机构完成投资项目后,应对母公司提出的进一步核查各类已投资项目投资细节的要求给予积极配合。

记者联系光大证券相关品牌人员,在监管要求光大证券完善对子公司管控机制,加强子公司内部控制之后,公司内部对子公司相关投资业务在合规以及风险控制等方面是否进行了更新和完善?上述《制度》所要求的内容是否为子公司最新的防范利益冲突及信息隔离的制度涉及?对方表示,近期公司不便接受采访。

有文娱行业从事版权业务的人士告诉记者,对这类体育赛事转播权项目的投资,版权价值如何以及后续内容流失的可能等这些问题,都是需要在投资之前就考虑清楚的。“实际上基于多数平台来说,获取内容的能力往往取决于两方面,第一其对内容的运营孵化能力以及对内容的自生成能力如何,第二就是购买内容的财力。MPS这个项目体育赛事内容没有运作起来,最终资金又跟不上无法续期,导致转播权的流失,很大原因可能是投资方自身就没有建立晚上的体育赛事内容运营和生产体系。比如以前乐视也买了各种体育赛事,但最终资金链跟不上,最终版权也都违约了。

上海高级金融学院实践教授、中国金融研究院副院长李祥林曾对记者建议过,这几年中资券商出海投资增多,逐渐走向国际化资本市场,这本是好事,但与此同时也出现了一些重大的投资风险。国内应该对上市公司重大风险事项建立一个第三方调查机制,一旦发生重大风险事件,导致上市公司出现重大亏损,应聘请独立第三方进行彻查,同时公开调查情况,这不仅是对广大中小股民负责,也可以为大家提供一个案例,引以为戒,提前防控风险,防止同样的错误再频频发生,而不是一味地遮遮掩掩。

本文由www.649.net发布于www.649.net,转载请注明出处:角落项目未及时回购股权 台风公司被光大浸辉索

关键词: www.649.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