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基金

当前位置:www.649.net > 股票基金 > 传播媒介揭司机助官员贪墨:代收钱代洗钱

传播媒介揭司机助官员贪墨:代收钱代洗钱

来源:http://www.messe-taiwan.com 作者:www.649.net 时间:2019-09-04 03:38

摘要:公司营销网络维护名单上有数十名政府官员,银行重要联系人营销情况一览表上有百余人,这些名单备注着礼品档次等信息;融资部的付款明细中出现了高校负责人每月固定收款信息 □ 本报记者胡新桥 刘志月 本报实习生 何正鑫 今年1月24日,《法制日报》独家报道了...

警惕司机成心腹渗透贪官“朋友圈”,代收钱代洗钱甚至直接收贿

  公司营销网络维护名单上有数十名政府官员,银行重要联系人营销情况一览表上有百余人,这些名单备注着“礼品档次”等信息;融资部的付款明细中出现了高校负责人每月固定收款信息……

司机,这个看起来不怎么起眼的工种,近几年已成为不少贪腐案件中出镜率颇高的“龙套”——一些领导司机凭借接近领导的特殊身份,逐渐分享部分权力资源,开始参与甚至主导某些腐败犯罪,成为一种新的腐败群体。

  □ 本报记者胡新桥 刘志月

上周,近年来罕见的国企巨贪——原白云农工商公司老总张新华涉贪贿近4亿元在广州受审。昨日,其心腹——跟随其多年的司机张桂新被控帮助张新华收贿并转移洗白贿款,被控受贿罪受审。

  本报实习生 何正鑫

新快报记者注意到,这并不是第一例出现在公众视野中的司机贪腐案,“得天独厚”的条件,让不少领导司机变成“司机领导”。那么,非亲非故,文化素质相对也较低,这些司机缘何成为领导们的“心腹”呢?

  今年1月24日,《法制日报》独家报道了湖北省武汉市洪山区政府1000万元财政资金遭套牢事件:洪山区政府与湖北中世信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湖北天诚投资担保有限公司共同出资成立武汉市洪山天诚信用担保公司,该公司为武汉硕维金融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武汉硕维金融公司”)的“投融无忧”等理财产品提供担保,但武汉硕维金融公司去年底曝出资金断裂引发投资恐慌。(详见本报1月24日一版报道)

你侬我侬

  报道刊发后,知情人向记者提供了来自武汉硕维金融公司的部分书证材料,含员工通讯录、维护营销网络表格、银行重要联系人营销情况一览表、融资部付款明细等。

案例1

  “这些都是我们从武汉硕维金融公司有关人员处获得的。目前,相关材料也已提交给洪山区纪检监察等部门。”投资人吴泽(化名)说。经梳理投资人提供的资料并进一步调查,记者发现,武汉硕维金融公司资金断裂背后或隐含着钱权交易。

裸官不让家人插手 司机外甥帮忙洗钱

  “维护营销网络”表格曝光

妻女在国外,大量赃款转移出境, 涉贪贿近4亿元的白云农工商公司巨腐案主犯张新华,为何能暗裸暗贪十年?昨日,广州中院一堂庭审,似乎解开了此间的关键一环:不让妻女掺合,就靠司机和外甥,用钱庄、用空壳公司,洗白巨额赃款。

  吴泽提供了一张题为“维护营销网络”的表格照片。表格上列有单位、姓名、职务、电话、礼品项目、责任人等信息。

外人成立空壳公司“洗钱”

  吴泽告诉记者,表格照片是去年11月底在武汉硕维金融服务公司办公地“总经理”吴莎办公室拍摄。表格上共有13家单位、涉及27人,每个人均有姓名、职务,大部分备注了电话及礼品项目,费用合计55500元。

张新华落马三个月后,跟随其多年的司机张桂新和外甥石志文,一老一小在同一天被抓,真相开始浮出。昨日,二人涉嫌帮助张新华收贿“洗钱”,被控受贿罪,在广州中院过堂。

  根据表格备注礼品价值,由责任人“市场部”给“武汉市经信委中小企业处邵青松处长”的“衣服10000-15000”排名第一;由“程杨迅”给“洪山区财政局余春华局长”的“毛衫5000 礼品(800)”排名第二。

检方指控,2004年至2013年间,张新华担任广州市白云农工商联合公司经理、广州有林投资管理公司集团副董事长、总经理兼任白云公司经理,收受江某、游某、何某等人贿送的款项共计9780万元人民币、238万港元。

  表格中,礼品价值最低为“卡1000”,共有5人,责任人中有“谢总”、“吴莎”。

在此期间,张桂新和石志文扮演着极为重要的角色。在张新华的授意下,二人成立香港新元投资有限公司、广州和弦贸易有限公司等公司,用以接收贿款。张桂新多次协助张新华收何某、游某等人的贿赂款项,并将所收赃款汇入此两家公司账户和香港刘某辉的个人账户,而后,张桂新和石志文将新元公司赃款汇至张新华前妻女的账目。

  根据“维护营销网络”上的手机信息,记者致电邵青松。记者表明身份后,对方否认是“武汉经信委中小企业服务处邵青松处长”,随即挂断电话。

司机:他不让家人插手此事

  记者通过武汉市经信委官网公布的信息发现,邵青松已是“财务处负责人”,并致电财务处找到邵青松。在记者表明身份尚未讲明意图时,邵青松打断说:“你听我讲,我现在在财务处,不在中小企业服务处,这是一;第二个,从你说的相关情况我大概知道你想找我问什么;第三个,像这种事情一定是依法依规相信组织,会有组织来找我们进行核查核实,一定是依法依事实。”

昨日,当张桂新戴着手铐出现在法庭瞬间,旁听席上的家属泪水随即夺眶而出。这位个头矮矮、皮肤泛黑的半百男子,只有小学文化水平,从1991年起,就在白云农工商公司上班,十几年来主要负责给张新华开车,月工资三千元。

  记者希望能具体提问时,邵青松表示,“你也不用问了,组织会找我们的。”随后以自己正在开会为由挂断电话。

很难想象,这么一位非亲非故的男子,竟是张新华多次委以重任的“心腹”。在张新华授意成立的公司里,外甥石志文是法人代表,张桂新是第二法人代表,而在日常事务里,张桂新可谓随叫随到,地位十分重要。

  表格中“洪山区财政局余春华局长”的手机号提示为“空号”。

“平时有时会半夜叫我去他家里帮忙。”张桂新说,张新华对其很是信任,逢年过节常常帮他收钱,行贿人要来送钱,也是打电话给他。

  大学院长有千丝万缕关系

在庭审中张桂新均对答如流、直截了当,皆表认罪。他交代,张新华曾说过为了保护家人,不让家人插手这些事。

  除了政府官员,大学院长也成为吴泽等多名投资人质疑的对象。

不过,张桂新也表示,其帮助张新华办事,压力不小。在香港汇款时,英文可难倒了他,幸亏在刘某辉的协助下,才顺利将赃款汇出。当然,他前后也拿到了25万元的“奖励”。

  吴泽等人提供了从武汉硕维金融服务公司利害关系人处拿到多个名为“融资部付款明细”的电子表格及多张截图,时间从2014年7月至2015年3月,并称这些电子表格出现在名为“杨莉”的文件夹项下,还特别指出其中有关“陈继勇”的转款记录。

“我不是党员或国家干部,就是一名司机。由于我的文化水平不高,缺乏法律意识,被别人利用做了违法犯罪的事情,我对不起国家、别人,这影响到我的一生。”张桂新庭审最后,流露出懊悔心情。

  记者梳理之后发现,“融资部付款明细”中,在9个月里每月均有一笔向“陈继勇”转账4万元,收款人账号是“62232500801****9”,收款人开户行是“城市商业银行汉口银行武汉大学支行”;值得注意的是,2014年10月有两笔转账记录,其中一笔是4万元,另外一笔是10万元。

外甥:我以为舅舅不会害我

  “这位陈继勇就是武汉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院长,为何硕维公司每月要给他转账4万元?”吴泽等人对此提出质疑。

资料显示,张桂新投案后,把他的“搭档”石志文也给带出来了。与这位“粗老汉”不同,石志文是张新华的外甥,毕业于金融专业,还在攻读研[微博]究生学位。因为其“插手”,成为张新华第一个受审的亲属。

  武汉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官网“历届行政负责人”信息显示:2005年5月至2013年6月,商学院/经济与管理学院院长是“陈继勇”。

昨日,石志文西装革履来到法庭,他承认指控事实,但否认帮助受贿,“我当时并不知道这是贿赂款,这么大的资金来往,我有过怀疑,但张新华是我舅舅,我相信他不会害我。”

  “我也是受害者。”陈继勇接受采访伊始即开宗明义。陈继勇透露,他与谢义明是老乡,当初借了200万元给湖北中世信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注:谢义明为该公司法定代表人)。

石志文供述,张新华以其名字成立了多家公司。2011年,他曾以客户往来款的名义,帮张新华汇款。当时,他也觉得如此操作有所不妥,但还是替舅舅撒了谎。

  “我当时还问他,靠谱不靠谱?他说,有政府担保。”陈继勇告诉记者,谢义明所说政府担保,也就是由其担任法定代表人的武汉市洪山天诚信用担保有限公司。

案例2

  考虑到谢所说属实,陈继勇随后与湖北中世信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签订了200万元的民间借贷合同,约定月息2分。

省人防办原副主任莫远航

  “这就是为何他们的表格上有每月给我的4万元。”陈继勇解释说,2014年10月多出的一笔10万元转账,是其出售自家马自达轿车给谢的费用。

司机牵线收钱

  陈继勇还透露,以民间借贷形式投资中世信公司的人不在少数。

江门红岭石场2006年爆炸一案,牵出广东省人防办副主任莫远航及江门公检法系统、国土地税系统的数名官员。系列案一宗宗开审后,记者发现,串起这张贪腐网络的,竟是莫远航的前任司机江海彬!

  不过,因病住院,陈继勇暂未能将民间借贷合同和出售汽车证明提供给记者。

江曾担任莫远航的专职司机多年,追随莫从清远来到江门。两人的关系之密切,莫母甚至认了江为干儿子。后莫调至河源任纪委书记,江未再追随,而留在了江门市中院,后任江门市中院法警支队副支队长。

  公开信息显示,陈继勇曾是武汉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校级科研机构“武汉天诚担保与融资创新研究中心”的联系人。

石场老板出事被抓后,找到江海彬帮忙,其在江门各司法系统之间斡旋,其特殊身份让不少人买账。最后更请莫远航出面处理(莫本人否认知情)。石场老板等一干人获得从轻处理,更得以继续经营石场。

  对此,陈继勇回应说,当初主要是出于帮忙心态才作了联系人,现在已不再担任此职。

其后,石场再次爆炸导致案发,莫远航被控收石场老板40万元贿款,尽管其本人一直矢口否认,但江海彬与行贿人几乎吻合的证词,给莫远航的自辩带来沉重一击(莫一审因受贿获刑10年,正上诉中)。

  武汉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官网公布的科研机构中,已没有了“武汉天诚担保与融资创新研究中心”相关信息。

案例3

  纪委监察局已介入调查

广州市公安局原副局长何靖

  吴泽等人还提供了“银行重要联系人营销情况一览表(按档次划分)”及“礼品档次购置清单”两张表格。

司机代收好处

  “礼品档次购置清单”显示,一档礼品为“品道一条(烟)、铁观音一号(茶)”,实际人数35人、计划采购40份;二档礼品为“杜夫一号”(葡萄酒),实际人数41人、计划采购45份;三档礼品为“斯诺美(红酒)、马帮古道普洱(茶)”,实际人数27人、计划采购各35份。

老板周某与广州市公安局原副局长何靖相识于2007年。彼时,其夜总会被勒令停业整顿,他找到了何靖,解决问题后送上了25万元,希望继续保持联络。次年,得知何靖在芳村花木市场看中一棵日本罗汉松后,周某很上心,便找到何靖的司机,送上6万元,帮他把树买了下来。

  而在“银行重要联系人营销情况一览表(按档次划分)”表格中,涉及农行、交通银行、农商行、汉口银行、中国银行、中信银行、浦发银行、兴业银行、广发银行、深发展、民生银行、华夏银行、光大银行等多家支行,涉及多名支行行长及具体分管工作职员;其中一档35人、二档41人、三档27人,共计103人,与“礼品档次购置清单”中各个档次实际人数相同。

一旦翻脸

  负责人共有10人,其中仅“陈喆”、“刘慧芳”出现在员工通讯员名单中,两人分别是“P2P总经理”和“上海硕维区域经理”,但拨打陈的手机提示“已停机”、刘的手机提示“已关机”。

实际上,作为领导的心腹,司机有时候与领导的“情人”有异曲同工之妙:你侬我侬时,各种收钱、私密毫不避讳,一旦翻脸,往往便成为反腐利器。

  根据一览表中的手机号等信息,记者先后致电陈喆负责的“一档礼品”中的农行江南支行副行长董欣及刘慧芳负责的“二档礼品”中汉口银行洪山支行小企业负责人吕晖晖、“三档礼品”中汉口银行虎泉支行副行长聂飞等3人。

案例1

  董欣回应说,认识陈喆,江南支行确曾跟洪山天诚合作过。至于一览表上提到的礼品一事,她没有正面回应。

司机作证揭局长谎言

  吕晖晖则表示,洪山支行与刘慧芳所在的担保公司有过合作,但是几年前的事,刘早已辞职;“没有收礼品”。

汕头市公路局原局长李建忠,近日被认定贪污受贿400多万元,获刑16年。庭审时,李建忠被指不花一分钱,套用公款买豪车过户给情妇亲友。但李坚持这是一辆公车。

  聂飞也表示认识刘慧芳,该行与其所在的公司合作过。对是否收到刘所给礼品,聂飞也未明确回应。

不过,真实内情被其专职司机一语道破,他说出了和局长、车子的颇多私密接触细节,李关于公车的辩解不攻自破。

  “洪山区纪委、监察局已经受理了我们的投诉情况。”吴泽告诉记者,并提供了一份洪山区纪委、监察局的《接待来访记录》,显示时间是2月22日。

案例2

  对投资人的举报,洪山区纪委监察局回应称,目前相关信访资料已转给有权处理部门,正在进一步调查核实中。本报将继续关注此事进展。

司机握不雅照“借”钱

让更多人知道事件的真相,把本文分享给好友:

2010年,广州某局副局长去扶贫,顺道上了趟夜总会,从此麻烦不断。贴身司机蒋某刚离职,就声称拍下其昔日和陪唱女孩的不雅行为,屡次发来短信要“借钱”。副局长虽然没看过这些照片,但还是给了两次钱。

更多

其后,不堪前司机接连要钱还要安排工作,副局长果断报警,前司机被抓,获刑三年半。

专家声音

统管领导司机 最长半年一换

“司机成为特权人士,这是社会上不健康的人际关系。”针对司机特权现象,新快报记者昨日采访了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任建明。

任建明表示,司机原本是工勤人员,而因为跟领导扯上关系,就摇身一变成了特权人士,甚至有些一把手的司机,连二把手都得看他脸色——他认为,其实这和领导秘书、亲属等,都有异曲同工之妙。

现实生活中,因为工作的便利,不少司机能比较多地知道领导的喜好、行踪,乃至更多不为人知的隐私,“有的司机甚至比秘书知道的还多。”实际上,司机不仅仅是为领导服务,也为领导办事,甚至成为许多与领导相关事项的经手人或牵线人。

“从社会科学上来说权力,往往可以看它的影响力,这样看来司机的影响力并不小。”任建明直言,不少司机不仅跟领导有过分亲密的关系,更有信息优势,因此也成为不少人接近领导的一个捷径——“有的领导调任还要带着司机走,甚至有的官员本身就是从司机提拔起来,进了公务员[微博]队伍。”任建明直言,这并不少见。

“说到底,司机就是在‘狐假虎威’。”任建明认为,要从根源上解决司机特权的问题,必须对领导者本人的权力进行限制,领导本人不能随意使用特权,那么其附庸者——司机的特权也就没有了基础。

而从目前来看,比较可行的是,打破专人专车的配车制度。建议在相对大的范围,不仅仅局限于某局,来进行司机轮岗,“换人不换车。”他建议,可以由机关事务局统一安排司机,分配到各局用车,最长半年轮换一次,“司机不固定,则相对熟悉或勾结的可能就小了很多。”

当然,如果在公车改革中,最终取消了公车配备,没有了公车司机,就更好办了。

■统筹:新快报记者 黄琼

■采写:新快报记者 郭海燕 黄琼 实习生 刘文鑫

本文由www.649.net发布于股票基金,转载请注明出处:传播媒介揭司机助官员贪墨:代收钱代洗钱

关键词: www.649.net